等等灰灰⊙ω⊙

今天去看了心理罪😂一边看一边想廖凡你到底在干嘛。我们峰峰可是已经有等等了。。出来的时候顺便还看见了凌凌买一送一😲

大家今晚别忘去参加婚礼😂

2333333发现某一软件竟然可以作这种图6666😂

[天上掉下个凌妹妹]贰

感觉自己的文笔还是没有进步😂还感觉自己把等等写成了追追⊙▽⊙还是厚着脸皮说:“希望别被嫌弃”⊙ω⊙

正文走起~

第二天早晨,李易峰睁开惺忪的睡眼。模模糊糊看见自己眼前居然有一个人。不由吓了一跳。仔细一看,才想起来那是元凌。元凌还没醒来。李易峰的眼睛不自觉的盯着他的脸看:水嫩嫩的脸蛋上有一副剑眉。薄薄的唇,眼角有一丝微微的红。挺挺的鼻子的。他长的分外“清淡”。也许,并不能说哪个地方长的特别好看。但和在一起,就像一幅水墨画。分外惹人喜欢。细细的看,他确实和陈伟霆长得有点像……这时元凌的眉头突然皱了皱。。还不等李易峰反应。他就睁开了眼睛。还真是,这个元凌殿下一睁眼就对着某峰来了一句“你为何如此看着本王?”“我...我才……才没有盯着你看。你……你在想些什么啊?我去,。。做早饭,你...你也快点起来”说完,李易峰就红着脸走(溜)了。
  李易峰边烤着面包。边想着刚才自己的窘态。是啊,元凌能在想什么。明明是他自己想了什么才是吧。但是那元凌。不还是什么战神么,分明就是一个清秀的姑娘 。想着想着。就出了神。整整好几分钟。还是那“哗哗”的水声唤醒了他。哪来的水声。嗯?洗漱室那儿传来的吗。洗漱室。。。不对。完了Σ(っ °Д °;)っ元凌!!!李易峰飞奔进洗漱室。果然,元凌站在那里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水流了一地。再看洗手池。本来就浅浅的。不知道元凌怎么弄的。竟然把排水口给堵上,这才出现了“水漫金山”的景观。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洗漱室恢复了原状。李易峰耳旁突然响起一个低沉沉的,带着一丝内疚的声音“峰…峰,对不起”他抬头去看元凌,他披着一头长发耷拉着脑袋,看上去莫名让人感到乖巧。毛绒绒的脑袋。好想让人摸一下。李易峰这么想着。不知不觉又出了神。这次被敏感的元凌捕捉到了李易峰的神情:“峰峰。你怎么了。可是生我气了吗”元凌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轻声说道。“不会。我怎么会生你气呢?”是啊,元凌长得那么惹人喜欢(心疼)他怎么会让自己生气呢。
  “好啦,凌凌”~我们去吃早饭吧“峰峰。你叫本王什么?”“唉?没。。没什么,我是说,殿下,吃早饭的时间到了。”一进厨房。烤箱里就冒出了一股苦涩的焦味。李易峰这才想起刚才自己烤的面包。赶紧把面包从烤箱里拿出来。可惜还是完了。已经焦的发黑了。一定是不能吃了。可原本李易峰一日三餐几乎全是在外面吃的。因此,家里的冰箱也是空空的。好不容易发现柜子里有一袋已经过期了,但还不算变味的面包。还被他烤糊了。这下好了。早饭怎么办。吃什么?!“峰峰。”“嗯?”“你家里有面粉么”“面粉……”李易峰想了一会儿。把柜子摸了个遍才翻出一小袋子来。给了元凌。那是上次无意中从剧组顺回来的。“你要面粉做什么?”“你不是饿么,做面给你。我只会阳春面。”难道皇宫里的皇子不都应该什么也不会。都靠着下人服侍的吗?做面,下面这种东西。应该都是佣人做的吧。他们负责吃不就好了?虽然这样想着。但是除了交给元凌。李易峰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谁叫他也不会下面。好在。没过多长时间,面条就出来了。不过这些面条扁扁的,薄薄的,不是“一根根”而是“一片片”的。“锅子会用吗”李易峰有点担心的问他。毕竟这是锅子。下面有火。刚才用个洗手池就水漫金山了。这次难道还要炸出蘑菇云来?“不会。”好在元凌非常诚实的回答 。“想这样。点火。然后,,再这样……会了吗”“嗯。”
  不一会,“香喷喷”的阳春面就出来了。元凌给了李易峰一碗。“吃吧。”李易峰看着那碗面,感觉真是一言难尽。如果不说这是面。估计正常人都会以为那是一盆猫粮。但这毕竟也是元凌辛苦做出来的。再怎么说。还是吃吧。李易峰咬着牙硬是生生吃了下去。那碗面一点味道都没有。烂糊糊的粘在一起。再看对面的元凌早已吃完了。李易峰很纳闷。口味这么奇怪的东西。他是怎么吃下去的。也许是因为那是他自己做的吧。
  当李易峰还在纠结面条的时候。门铃响了起来。于是他一边去开门,一边想着,这个时候来,会是谁呢?门刚打开,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:陈伟霆。接着,又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fong fong,猴久不见呐,窝好想里啊”(≧▽≦)紧接着,李易峰有得到了一个熊抱⊙ω⊙。“唉?介位就素昨天里电话里跟窝缩的元凌殿下四嘛?”“哇,元凌殿下长的猴帅,呐~介个衣服也猴猴看。比窝们剧组做了猴几个月的还猴看嘞……殿下里猴。窝叫岑伟霆,里可以叫我伟霆!………………”(此处省略N字)“峰峰,这位是……”元凌被突如其来的某伟霆整的一脸茫然。“哦。这是我的一个。。嗯……朋友,他也是演员。就在昨天你看到的那本剧里,演过你的……”“何为演员……?”“就是戏子么”“殿下这么理解也可以。”正在李易峰元凌二人准备与陈伟霆说些什么正事的时候,陈伟霆突然说到“殿下里头发猴长。衣服也过时了,不如窝们先去给里买几件衣服,肥来再说吧!”李易峰想着陈伟霆说的也对。元凌这副打扮。以后怎么出门?还有这头发确实也……“殿下,里头发太长啦。窝来给里剪剪吧”不知什么时候。陈伟霆已经从李易峰家茶几下面掏出把剪刀来。兴致勃勃的对着元凌说:“里想要什么发型。窝来给里剪,告诉里哦~窝可会剪头发了。给里剪个刘海怎么样呢?……”元凌看着那把剪刀真朝着自己这儿一点点靠近。露出难得一见的惊恐之情急忙说到:“万万不可这般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本王身为大魏皇子。怎可以剪发?”在一旁的李易峰,眼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。“伟霆说的也对。那么,元凌殿下。我们上街去买几套衣服吧”
 
明天我手机要被没收了QAQ什么时候拿回来都布吉岛。下次拿回来再写吧(≧ω≦)

[天上掉下个凌妹妹]壹

第一次发文的萌新一只,对lofter格式不是很了解⊙ω⊙~文笔比较渣⊙▽⊙希望别被嫌弃嘿嘿。本故事纯属虚构蛤\^O^/如有雷同,也纯属巧合,(峰霆)我也不知道这个算峰霆还是峰凌什么的。用了穿越梗

下面:正文(。・ω・。)ノ♡

  星期一早晨6.00。还在做美梦的李易峰,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。不用看,他也知道,一定是自己的助理打来的:“喂,老板,已经6.00了,还没起床吗,快点起来吧。今天有新戏哒。快点下来,我车停在你小区门口了啊,唉.喂?!喂!老板?!”此时的某峰,早已下掉了电话。是的。没错,他拉开房间的窗帘,发现后面竟然有个人
Σ(っ °Д °;)っΣ(っ °Д °;)っΣ(っ °Д °;)っ
  他走上前,仔细看。那人穿了一席红袍。安安静静的趴在地上。皮肤白暂的很,就像月光下的白玉一样。在看他的脸。棱角分明薄薄的唇紧紧的呡着。双目紧闭。长长的头发披散着,本来就巴掌大的小脸还被遮去了一半。这个人怎么还穿着戏服,这戏服材料还不错,可比他们剧组里的强多了。而且还是个美女呢,李易峰想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,耳朵也是。但毕竟自家窗帘后面凭空多出来个人还是有点恐怖。于是李易峰走上前去,轻轻拍拍他“喂,你怎么了,??!醒醒啊。!”看见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。李易峰也很纠结。该打110还是120呢?
  就在这是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好像被人抓着似的。接着听到一阵低沉,带有一丝沙哑的男声:“你是何人,这里是何处?”李易峰低头一看。天呐,原来是那“红衣美女”在与自己讲话“你你你。。你是个男的?我还想问你你呢,你是谁啊?哪儿来的?你叫什么,来我家做什么?”“本王名叫元凌。本王也不知怎会来的此处。”天呐,小伙子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入戏太深了?!还以本王自称,真是的。就在李易峰这么想的时候。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:“喂,老板!易峰呐,你在搞什么鬼啊,快点出来啊,再不来要迟到了!今天才新戏的第一天你就迟到,人家导演怎么看啊!?喂!在听吗”“我在我在,那个。。今天可不可以先请一天假。。我有个朋友在家里。我得去照顾照顾。”“朋友,什么朋友啊,就陈伟霆,马天宇那群人吗,他们要都忙着拍戏啊。怎么会在你家?一定是女朋友了对吧,,哈哈哈,好好好,那就给你放一天假吧!年纪也不小了,找到合适的就快结啊”“不是,喂!”还没等李易峰回应,助理就挂断了电话。
这时的元凌早已站了起来,看着李易峰的手机道:“这,是何妖物,里面竟然有人的声音。好生奇怪”“你连手机都不认识么”李易峰奇怪的问他。“手机是何人?何物?”“好啦好啦,你坐下再说吧”李易峰招呼元凌坐到沙发上。谁知元凌一坐下就小声嘀咕道“这又是何物,软软的,坐着好是舒服。比本王府上的软榻还要好上些许”李易峰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他这叫沙发,一边打开百度搜索“元凌”二字搜索结果显示:西魏皇子,玄甲军统帅,素有战神之称。他充满狼性、心思深沉,隐忍自负,凡事有极强的掌控性和包容力。看似冷漠绝情,实际情深意重,坚持以自己的方式守护一切。
  天呐,还真有这人。那还真是穿越过来的呢,强压着自己五味俱全的心情。李易峰继续问他:“那你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吗?知道该怎么回去吗”元凌回答道:“本王被兄弟所迫,跳下悬崖。便来到了此处,本王也不知如何回去。”李易峰叹了口气道:“这里是21世纪2017年。我看你这一时半会儿也没待的地方,要不就先住我家吧。我叫李易峰,叫我峰峰就可以。”“是吗,那暂且就要麻烦峰峰兄了⊙▽⊙。”额。。什么峰峰兄是什么鬼“叫我峰峰就可以了,皇子殿下⊙﹏⊙”
  这时李易峰家的高清液晶电视里真在放着好兄弟陈伟霆的新剧《醉玲珑》的预告片,视频中,陈伟霆演的那个皇子被兄弟谋害跳下悬崖,旁边另一个皇子大声喊了一句:“四哥  。。。!!”镜头一切,又是另一个画面。李易峰和元凌愣愣的看着一个巫女对陈伟霆说到:“元凌。不管何时,我都与你风雨同舟。”李易峰看着身边那个元凌赶紧说到:“那些就是你的经历吗!?”“是的。我在跳下悬崖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。”也许我该叫陈伟霆来一下,说不定可以有办法让这个元凌回去呢。至少他会知道这家伙发生过什么。“陈伟霆是谁?”元凌问他“我的一个朋友,呸!一位友人。”
 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。这一天李易峰被早上发生的事给整的晕乎乎的。也没心思吃饭。元凌也只是静坐在那儿,也不吃东西。所以李易峰就匆忙的想着去睡觉了。想来想去,家里只有一张床。若是自己睡沙发。。这又是何苦呢,这本来就是他家啊,但是元凌好歹也是个什么大魏皇子,叫他去睡沙发,也有点不妥。算了,那就两个大男人一起挤一挤吧。到明天再想办法好了。:“元凌?”“峰峰可有何事?”“天都黑了,要睡觉了。我家只有一张床。但应该够大。要不殿下来一起挤挤?”“可以。”元凌还是那样冷冷的,用他那几乎不带任何感情的色彩的声音回答。这个元凌,倒是爽快啊。李易峰心里想。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,李易峰习惯性的脸对着左侧躺,元凌的脸正好对着右侧。低头在黑暗中隐约看见元凌清秀的面孔。元凌呵出的气在李易峰的脖子上。痒痒的。李易峰莫名感到身上一阵燥热。我在想什么。李易峰,你在想什么啊。他差点忍不住给自己一个耳光。

端午节快乐,灰灰我爱你\^O^/

嘿嘿嘿,灰灰看到了什么呢✪ω✪

第一次发图片٩( 'ω' )و 我家兔兔,小灰灰ԅ(¯ㅂ¯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