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等灰灰⊙▽⊙

等等和灰灰。两个重要的人(≧▽≦)
初中生,文笔渣。

原来真的会吞QAQ换图片试试

【峰霆】锦鲤抄(中)


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条叫陈伟霆的金色鲤鱼已经陪伴了李易峰九个春秋。

  仍是向往常一样,早上,李易峰起床后照例来到池塘前给他喂食。温柔的抚摸着它光滑的脑袋。鲤鱼围着他的手,一圈又一圈的打着转儿。

  待陈伟霆吃饱后李易峰又静静的坐在池边为他画像。

  不知何时,吹来一阵风,李易峰手里的画纸撒了一地。一张张的捡起来。原来,他已为陈伟霆画了这么多像。

  不知为何,待李易峰拾起那些画纸时,直接往屋里去了。就当他是被那阵风扰了兴趣吧。

  可他一定不曾看见,池中的鲤鱼儿红了眼。

是夜。远处一间茅草屋里闪烁着点点火花。而此刻的李易峰并不知道,还正在屋里睡个大香。

  失火了,待李易峰发现时已到卯时。是隔壁那大毛叫醒的他“易峰呐。快点跑吧。失火了。你这小子现在还没烧死也真是个奇迹呐。”

  李易峰想跑。却又不舍池中那条金鲤鱼。毕竟他们已经相陪了九个春秋。

  他是画师。喜欢养鱼,也喜欢画鱼。

  就这样。李易峰呆呆地站在记忆中的院子里。显得分外无助。

  烟太大了,李易峰根本看不清池塘里有什么。模糊间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“李易峰。跟我走。”

  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抓着他。李易峰早已意识模糊。

  当再次感受到新鲜空气时。李易峰正坐在草地上。

  “你醒了。”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轻轻响起“你是……?”“我叫陈伟霆。就是你取的。”声音平静的就像湖面的水。仔细端详他。可真是个清秀的的少年。高高瘦瘦的。深邃的眼睛里透露出与他年龄不符合的成熟。

  李易峰还没来得及仔细问他。只见陈伟霆把手一招道“既然醒了。那便回去吧。”接着化为一道金光不见了踪影。

  鲤鱼。陈伟霆?你是何人?

【峰霆】锦鲤抄(上)

画师峰×鲤鱼霆

很久以前,有个墨香村,村子里住着一位年轻的画师,唤作李易峰。



  李易峰已满二十,长得玉树临风。为人谦逊善良。深得村上人的喜爱。



  他是画师,固然是喜欢作画的。当然,他也喜欢养鱼,锦鲤鱼。



  一次偶然,李易峰在池塘里洗着画笔,发现了一条奄奄一息的鲤鱼。摆动着尾巴好似是在向他求救。一时心软便救了下。带回家里好生养着。



 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。鲤鱼长大了些许。还漂亮了不少,原来这是一条金色的鲤鱼。李易峰便成天拿着画笔和纸看着它在池塘里游来游去。摆动着金闪闪的尾巴。



  这条鲤鱼像是通灵性。每每李易峰拿着画笔准备为他画像时。都会停下来,让不再游动。待李易峰画完了,又重新摆起尾巴来。



  “我们也相处这么久了,也总得给你个名。”说着李易峰把手伸进温暖的水,轻轻触碰它那滑滑的脑袋。“陈伟霆。这名字可好?”李易峰脱口而出。纵然他也不知道有何含义。只是觉得读着琅琅上口。“陈伟霆。这个名字你可满意?”



  鲤鱼甩着尾巴,溅起一阵涟漪。潜到低下去了。




已是夕阳西下,李易峰收着画笔忘屋子里去了。




  “李?易峰……”
 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苏越】琴师 (下)

  “是你?屠苏……”  原来是屠苏担心不过,悄悄带着药膏前来探望,悉心为他敷上草药。还煮了清粥小菜。一口一口的喂给陵越。

  “屠苏……”高烧中的陵越轻轻唤着他。屠苏……致远?是你吗,为什么那么像。不会……一定不会。是我糊涂了。屠苏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。这位琴师。好似他的一位故人。:“逸……尘?……”陵越烧的迷迷糊糊却听到有人喊他逸尘。屠苏还愣着。他惊讶。自己说出了那个埋在心底近二十年不曾说出的名字。当陵越听到屠苏叫他“逸尘”的时候。“致远”这两个字脱口而出。声音轻且坚定。不再是含糊不清的了。

  屠苏手里的碗摔在了地上。发出叮咚一声响。里面的粥溢了出来。流了一地。冒出阵阵白烟。

他伸出双臂。把陵越拢在自己怀里:“逸尘。是你。我就知道。我们还能在相遇的。”“致远……是我……”

  这一夜。是陵越。也是屠苏二十年来过的最安稳的一夜。他们相拥而眠。

  “致远。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分开的?那一天你说着要给我娘采药的。怎的却不回来了……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有多痛吗……当我看到悬崖下你那把配剑的时候。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  “逸尘不要再说这么难过的事了。说点别的吧。你还记不记得。以前,这样的夜里你总是挽着指做那蝴蝶,在窗框上飞舞。你可知……这些年来,那蝶也曾多少次飞过我的眉宇和心尖。”

  “逸尘……?”怀里的陵越好似已睡了。屠苏便也不再说话。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些。不知他是否看到陵越紧闭的眼下溢出的泪痕。

  为了陵越。必须这样。对不起。逸尘。不知能否成功。但不论如何。我都要赌一把。若是我赢了。那往后我一定好好待你。再也不让你受丁点委屈。若是输了。你要答应我,好好活下去。

  已是卯时。屠苏轻轻吻了吻陵越的额头。含泪为他写下这封信。剩下的时间。他就那么静静坐在陵越床前。偶尔抚一下他柔软的长发。

   天亮了,陵越还没醒,时间差不多了。

  逸尘,等我回来。我还要听你弹琴

  君王正靠在龙椅上。欣赏着自己的新曲。丝毫没发现屠苏正提着那把短剑朝着自己的方向缓缓靠近。

  “你可真是昏庸。到了这时候竟然还饮酒作乐。今日。我一定要替天下,除了你这昏君!”剑锋抵在了君王的脖子上。已出现了一道血印。

  “屠苏啊屠苏。你未免也太低估了我。当初我能救得了你。如今。也同样能杀了你!”

  君王挥一挥手。已有一群侍卫围着屠苏“杀了他。”君王淡淡的说。声音中好似不含任何情感。“从那日陵越进宫。我就看出你的心,早已不忠于我了。可悲也。可悲也。只可惜,你与那陵越就要阴阳相隔了。”

  “你……”屠苏瞪大了眼睛。好像要把君王看出一个洞来。

  “致远!不要!”伴随着陵越撕心裂肺的咆哮声。刀子已下了去。

…………

  致远。我才刚找到你。你还没听我再弹一次琴。你才刚说要生死相随的。致远。我来找你了。很快。就能再见了……

…………

  “fong  fong今天为森莫要叫我到里的房间来沃?”
  “嘿嘿。要做哦”
  “做森莫?”
  “做你啊。”

   “fong fong 不要。嗯……嗯。。。都湿啦。尼慢一点。。。嗯……啊哈……”

【苏越】琴师(中)

  陵越以此曲得幸于君王,从此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宠臣,出入殿堂形影不离,有君王游幸处便有琴师悠扬的琴声袅袅飘起。

  多少人恨得眼睛出血,同样是被俘虏进宫的土民。却是不同的命运,当他们在当内监时,陵越却在君王身边穿着白衣缓缓抚着琴。可他们却不知,弦声中深藏的情绪他只想诉说给静静立于君王身后的侍卫。每每琴曲萦绕间,都伴随着屠苏轻轻的哼唱。偶尔,他们的目光交在一起。他总是嘴角微微上扬。朝陵越投向鼓励的目光。

  君王昏庸无能,那日又输了仗。他却在殿堂内摆了酒宴,看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宫女跳舞作乐。卷帘门外的秦淮河上还有几个商女抱着琵琶,弹唱着那首《后庭花》: 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; 花开花落不长久,落红满地归寂中。


  君王边把玩着手中的夜光杯,边对陵越说道“此曲虽是悦耳。却不如你的琴声。陵越,你来把这《后庭花》弹出来如何?”。陵越一如他高高扬起的傲然的头颅:“回陛下,陵越素来不弹靡靡之音。”君王握紧了手中的夜光杯:“何出此言?这乃是朕亲自作的曲。怎的成了靡靡之音?”陵越低下头。轻轻抚摸着琴弦道:“回陛下,近来,我们屡战屡败,大魏国土不保。陛下不领兵亲征。反倒天天在花园内闲逛。还做起了曲。为何不是靡靡之音?陛下,若是大魏就此一蹶不振。那这便是亡国之音!”  “啪”一声脆响。君王手中的夜光杯掉落在了镶着黄金的地上。“陵越。你好大的胆子”君王一手扯住陵越的衣领。“不要以为自己会弹琴。就了不起了。你只不过是个玩物罢了。若是那天我玩腻了。迟早要弃!”陵越纤细的手指依然缓缓抚着琴。却红了眼。“陵越!这是你逼得我!”也许是真的怒了。君王说话的声音都颤了。陵越好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似的。一声桐木琴特有的脆响。那把桐木琴已被君王生生折成了两段。


陵越震惊,跌坐在地上不住颤抖。桐木琴是他与家乡唯一的纽带。君王被败了兴致,冷冷一笑,赐琴师廷杖三十。禁足南苑冷宫,非诏不得见人。


  他一介罪臣之身,信手弹拨几曲便轻易得君王万千宠爱,无上荣耀。然而不过一夕之间,乾坤流转,他又被囚禁在凄清萧瑟的南苑,满身伤痕无药无医,连视同知音的桐木琴亦被损毁,只余下一身血迹斑斑的白衣日夜相伴。


“陵越?……”

【琴师】


侍卫苏×琴师越    改编自老妖的《琴师》

“屠苏……你杀了他。则天下太平。若他杀了你,我便不能活。”
  “越儿放心,我一定会回来的,屠苏可还要听越儿弹琴呢。乖,别说傻话了。等我回来……”
  屠苏。说好还要听我弹琴的呢。为何却不回来了。难道你已厌倦了越儿,不想再见到越儿了吗……屠苏……我们说好要生死相随的。屠苏等我,我马上就去找你。
 
刀锋划过陵越苍白的手腕。渗出点点猩红。陵越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只是,这梦若是能永远不结束就好了……

公元589年。大魏战争不断。民不聊生。统治者却贪图享乐。沉迷美色。
  朝廷在平定了那场叛乱后照惯例从土民中调出了些年轻的男女,女子送往宫中当婢女,男子则为内监。着一袭白衣的陵越也在其中,除了背后的那把桐木琴,他什么也没有带。不同的是。进宫以后他并没有沦为内监,而是当了君王的琴师。
  “你叫什么?”“陵越。”声音不卑不亢。虽低沉却坚定。“陵越。是个好名字,你可会弹琴?”“会。”“弹一曲我听。”陵越放下那把桐木琴。正准备弹奏起来。却被手腕,脚腕上的枷锁生生扯疼。“陛下您看,他的手脚被拷住了。许是无法弹琴了。我去给他松开怎样?”君王身边年轻的侍卫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真诚说道。“去吧。”君王把手一挥。侍卫为陵越解开了枷锁。也许是被扯到了。陵越轻轻皱了皱眉。侍卫不知怎样才可让他除去痛苦,只能向他投向真诚灿烂的笑容以示安慰。

  陵越弹起了琴。是那支他再熟悉不过的曲子。琴曲萦绕间,发现在君王背后的那个侍卫哼着的曲子与他弹奏的是同一首。他怔怔的看着侍卫却发现侍卫也正望着他。于是,那首曲子便不再是为君王弹的了。

  “屠苏,你在看何物。”“回陛下,没有……”
  他叫屠苏,是屠苏草的屠苏吗?真好听……屠苏。

大家今晚别忘去参加婚礼😂

2333333发现某一软件竟然可以作这种图6666😂